北京赛车服装|北京赛车一天赢500难吗

歷史名人的飯量問題

新聞出處:新聞來源于
作者:
2019-03-15 08:58:31

康熙年間,有個刑部尚書徐乾學,此人每天上早朝,都要用一大堆點心把肚子填飽。都有哪些點心呢?饅頭50個,雞蛋50顆,烤黃雀50只,另加10壺小酒。《清代名人軼事》里說,徐尚書早上吃完這些東西,可以“竟日不饑”,一天都不會餓。這是廢話,不管誰吃下去這么多東西,一天都不會餓。

傳說袁世凱愛吃雞蛋,一天能吃12個:早上4個、中午4個、晚上4個,跟坐月子的婦女似的。人家徐乾學一頓就吃50個,老袁要是知道,肯定甘拜下風。

乾隆年間,有個工部侍郎吳省欽(據說此人是大貪官和珅的死黨),他跟某將軍比試飯量,一頓吃下24碗米飯,結果還是輸了。他不服,第二天中午又跟那個將軍比試,這回只吃米飯不吃菜,竟然吃了36碗米飯。那將軍挑食,“無肴不能下咽”,只吃了20碗,就吐得滿地都是,讓吳侍郎扳回了一局。

再一位是道光年間的閩浙總督孫爾準。孫總督去泉州閱兵,泉州知府請客,端上100個饅頭、100個蒸餃,以及一個一品鍋———鍋里有兩只鴨子兩只雞。孫總督閱兵閱餓了,竟把那些饅頭啦、蒸餃啦、鴨子啦、雞啦,一點兒不剩全倒進肚子里去了。泉州知府驚呼,席上眾客瞠目結舌,孫總督摸著肚皮說:“我閱兵兩省,惟至泉州乃得一飽耳。”敢情才剛剛吃飽。

環視當今,米飯能幾十碗幾十碗地吃,雞蛋能幾十個幾十個的吃,饅頭、蒸餃能吃上百,這樣的變態級牛人還實在是找不到。這是否說明古人的飯量要比今人更大呢?我覺得未必。

我們看了建國后出土的漢代木簡就知道,西漢時期,邊疆士兵每月口糧是“三石三斗三升粟”,平均一天11升小米,而且還是沒有脫殼的小米。這里的“升”是指漢朝小升,折合今天120毫升,11升無非也就1.32公升而已。1.32公升沒脫殼的小米,能出一斤五兩小米就不錯了。這么點兒口糧,除了養活自己,還得養活家人,說明漢朝士兵及其家人的平均飯量決不會比今人強到哪兒去。

《漢書·匈奴傳》載,西漢末年,干重活兒的壯年男子300天內平均要吃18石大米。300天吃18石,一天只吃6升。漢朝的“升”是200毫升,6升是1.2公升。1.2公升米,大約重一斤半。我記得我讀大學時,寒假出去勤工儉學,在工地上刷涂料,一天也能吃一兩斤米,這還不算早上吃的饅頭、中午吃的面條,以及晚上吃米飯時就的菠菜豆腐什么的。

至于那些不干重活兒的古人,飯量就更小了,《四友齋叢說》卷10記載,明朝成化年間國子監祭酒章懋一家10口人,不算小孩,每人“日食一升”。明朝一升是 980毫升,裝米剛剛一斤。章懋一生節儉,嚴禁家人買肉以及吃零食,一人一天一斤米,最多只能補充兩千大卡的熱量,對現代人來說,這么點兒熱量只是僅僅剛夠維持生命。

清朝初年有個著名美女董小宛,每天只吃兩餐,每餐只吃“水芹數段,豆豉數粒”,然后喝一小杯清茶,就開始打飽嗝。董小姐吃這么少,絕非為了減肥,恰是天生飯量小的緣故。

所以古人飯量并不比今人大,徐乾學、吳省欽和孫爾準等人只是非常鮮見的個案。事實上,如果不是非常鮮見,史學家也不會鄭重其事地把一個人的飯量記下來,是吧?(李開周)

(責編:丁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