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服装|北京赛车一天赢500难吗

長征故事:他們以殘缺之身走完長征路

新聞出處:新聞來源于
作者:肖石忠、曾濤、孫杰
2019-03-19 09:02:44

在紅軍長征的隊伍中,有一些特殊的勇士,他們因為在戰斗中失去了一只手臂,或是一條腿,遭受了比常人更多的痛苦與折磨。這些獨臂或單腿的紅軍勇士,憑著對革命的堅定信念和頑強毅力,取得長征的勝利,成為一代傳奇英雄。

用木鋸截肢的賀炳炎

賀炳炎是紅軍中一員猛將。1935年11月19日,紅二、紅六軍團在突破溆浦時,國民黨軍重兵壓來,紅二軍團軍團長賀龍命令紅五師師長賀炳炎率部攻擊瓦屋塘。

戰斗中,賀炳炎不幸被敵人炮彈彈片擊中,昏迷不醒,整個右臂被炸成肉泥狀,骨頭全碎了,只有鋸掉胳膊才能保住性命。當時醫療器材十分短缺,藥品更是稀缺,不但沒有麻藥,連消毒水都沒有。軍團衛生部長賀彪只好找來一把鋸木頭的木鋸,熬了一鍋鹽水用作消毒,手術臺則是從附近破廟卸下的一塊門板。

賀炳炎寬慰醫生說:“我自己都不怕,你還怕什么,來吧!”說著,把一條毛巾塞在嘴里。手術中,賀炳炎疼得渾身大汗,硬是咬住毛巾不叫一聲,那條毛巾竟被咬出幾個大洞。

手術結束,賀龍掏出一塊手帕,小心翼翼地撿起幾塊碎骨,包起來揣進懷里,對賀炳炎說:“幺娃子,我要把它們留起來,長征才剛剛開始,以后會遇到更大的困難,到時我要拿出來對大家說,這是賀炳炎的骨頭,共產黨人的骨頭,你們看有多硬!”

1955年,時任原成都軍區司令員的賀炳炎被授予上將軍銜。

左臂骨被擊成幾截的彭紹輝

1933年3月20日,“圍剿”中央蘇區的國民黨軍第十一師進犯至草臺崗地區。紅一方面軍副總司令兼紅三軍團軍團長彭德懷在電話中告知紅一師師長彭紹輝:拿下制高點霹靂山,是取得第四次反“圍剿”勝利的關鍵。

戰至中午,紅軍終于攻占霹靂山山頭。當敵人向山下潰逃的時候,彭紹輝和戰士們一起追擊。追到半山腰,彭紹輝左臂連中兩彈,骨頭被擊成幾截。由于傷勢嚴重,醫生不得不將彭紹輝左臂截肢。

出院后,組織上為了照顧彭紹輝,準備安排他到地方工作。彭紹輝當即表示:“只要國民黨反動派不消滅,我就不離開部隊,不離開戰場。”經反復要求,周恩來答應了他。彭紹輝又回到紅三軍團,繼續指揮部隊作戰,并以獨臂之軀參加了長征。

1955年,時任副總參謀長的彭紹輝被授予上將軍銜。

負傷192天后才截肢的余秋里

1936年3月,紅二、紅六軍團長征到達烏蒙山區時,時任紅十八團政委的余秋里奉命率部截擊國民黨軍。余秋里在勘察陣地時,左臂被敵軍子彈擊中,簡單包扎后繼續戰斗。轉移陣地時,余秋里左臂竟又被敵機槍子彈擊中打斷。當時,余秋里左臂骨頭已穿出皮肉,兩根筋露在外面,但仍繼續指揮戰斗。由于缺醫少藥和不斷行軍,無法及時進行手術,余秋里不得不拖著傷臂爬雪山、過草地。9月,部隊到達甘南后,余秋里才做截肢手術,而這時距他受傷已過去了192天。

余秋里這樣回憶當年的情形:“我負傷不久,傷口就開始發炎腐爛,痛得厲害。為了止痛,只能把受傷的左臂浸到冷水里泡一泡,或者用濕毛巾敷在受傷的左臂上。過草地時,有一段時間沒有換藥。醫生來檢查傷口,打開紗布一看,傷口已經腐爛生蛆,醫生用鑷子將蛆一個一個夾出來,再用鹽水洗清了傷口。”

1955年,余秋里被授予中將軍銜。

死里逃生的晏福生

1936年10月,腹背受敵的紅二方面軍計劃北進會合紅一、紅四方面軍協同作戰。

紅十六師政委晏福生和師長張輝奉命率部擔任紅二方面軍右縱隊前衛。從徽縣出發后,師長張輝在10月5日的戰斗中犧牲。10月7日清晨,部隊到達禮縣羅家堡,突遇兩路敵軍阻擊。晏福生指揮部隊利用有利地形實施反擊,與敵展開殊死拼殺,終于打退敵人。眼看軍團部隊就要全部通過了,晏福生指揮部隊邊打邊撤。

就在這時,晏福生的右臂被敵機轟炸的彈片擊中,鮮血直流。為了不拖累其他同志撤退,晏福生用左手掏出密碼本交給警衛員,掙脫攙扶他的警衛戰士,縱身跳下身旁的陡坡。軍團長陳伯鈞、政委王震知道晏福生負重傷、被敵人包圍的情況后,立即派一個營打回去營救晏福生。但是,部隊沒有找到他。大家都以為晏福生犧牲了,軍團長陳伯鈞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十六師政委晏福生同志陣亡。”

其實,晏福生并沒有犧牲,他忍著劇痛藏進龍池灣山坡下的土窯洞。敵人撤走后,晏福生找到一戶窮苦人家過了一夜,第二天就拖著負傷的身體追趕部隊,歷經半個多月艱難尋找,終于在通渭縣境內找到了紅四方面軍紅三十一軍的部隊。

晏福生的傷臂沒有得到及時治療,不得不做了截肢手術。

1955年,晏福生被授予中將軍銜。

三度截肢的鐘赤兵

1935年2月,中央紅軍為了擺脫國民黨軍的圍堵,毛澤東決定二渡赤水,回師黔北,殺個回馬槍。毛澤東把奪取婁山關的主攻任務交給了紅三軍團。當時紅三軍團有4個團,鐘赤兵任紅十二團政委。

婁山關戰斗打響后,鐘赤兵帶領戰士們與貴州“剿共”總指揮王家烈的“雙槍兵”展開激烈搏殺。拼殺之中,敵人的子彈擊中了鐘赤兵右小腿,血如泉涌。鐘赤兵拖著傷腿趴在石頭上指揮,堅持不下火線。

紅軍占領遵義城后,為鐘赤兵治傷的醫生認為必須截去小腿。三個半小時的手術過程對鐘赤兵來說極其痛苦,豆大的汗珠從他的臉上、身上直往下淌,浸濕了衣褲。由于醫療條件太差,加上貴州的天氣陰冷潮濕,導致鐘赤兵的傷口感染。醫生又先后給鐘赤兵進行了兩次截肢手術,最終把整個右腿截去。

半個月內進行三次截肢手術,這是何等的痛苦!但是,鐘赤兵不僅活了過來,還靠著頑強的意志,隨中央紅軍爬雪山、過草地,到達了陜北。

1955年,鐘赤兵被授予中將軍銜。

(責編:丁咪)